2010年7月19日星期一

记。

突然真的很不想有時間
慢慢地看來看去
我很氣
我很傷
大事還是小事?

我觀察力可以不要那麽敏銳嗎
看到的東西怎麽催眠自己也沒用
我很難受

我不懂我要怎樣
我離開只是想讓自己好過點
不再是誰的傀儡

也許你不了解
因為我從沒說過
因為我覺得沒必要

結果更多誤會
以為我想的?
我其實很多話想說
說出來又能怎樣
誰會幫

我頂多就講些無關痛癢的
表說了解我
在這世上
一定沒人了解我的
因為了解我的不會這麽說

我很可怕
沈默的可怕
但是你們知道是你們害的嗎

當我最無助的時候
你們還給我致命的一擊
哭也不是
氣也不是
我真的很想跳樓去死了算了
最後
我笑了
我太笨了吧

本來就每個人都知道
用肉眼就能看到的
只有我還在自我催眠
久了
我醒了
原來我早就知道了的

你們也想下
我在的時候
你們有理過我嗎
不要每次有事才來找我
一個什麽事都不想做
我來做
你真以為你是大小姐啊
功勞你拿去
很好
我也沒反駁
很好
但我受不了

所以你們根本沒權怪我
表以為我還是你的傀儡

客套話誰都會說
只不過不想鬧太僵

其實你很早前可以直接來說
你這樣沒差
你根本就沒顧到我的了不是
你鬧不起罷了

無聊的人
只會說些別人的閑話
不用說到自己有多怎樣
其實不過如此

還有
另一個
如果你覺得有必要
你洗掉關於我的一切
我沒關系
很久之前
我就知道會這樣的了
曾是朋友的
祝福你
哈哈
真的
你早點坦白說會比較好啦
不然弄到我很尷尬 哈






可悲的是
原來在早前
我已經哭不出了